标签归档:辽宁省

揭秘“疯狂的玉米”:炒货商从躺赚千万到破产出逃

顺盈注册_

  本报记者 陈嘉玲 北京报道

  克劳德兰纳斯说,贪婪者总是一贫如洗。

  2020年,由于看涨玉米价格,贸易商们利用第三方资金加杠杆的方式,囤进了大量玉米库存。受益于玉米价格的疯狂上涨,从2020年年初最低时的每吨1700~1800元,涨到每吨3000元,大多贸易商都尝到了甜头,有人短短数月间净赚五六千万元。

  但是,2021年二、三季度玉米价格波动下行,让今年继续囤粮想“躺赢”的贸易商们措手不及,亏损严重甚至破产。

  辽宁地区一位玉米贸易商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:“认识的贸易商朋友大多都加了杠杆,亏3000万元的不少,亏1000万元左右的非常多。我们提前跑了,虽然还有几万吨货,但对于我们每年几十万吨的体量来说,损失还可以承受。”

  加杠杆囤粮

 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临储玉米见底,玉米产需缺口扩大,加之生猪产业快速恢复等内外部多重因素作用,为资本炒作玉米涨价提供了想象空间。

  粮食贸易商们也灵敏地嗅到了这场玉米市场的“饕餮盛宴”。在追求利益最大化,强烈看涨粮价的预期下,贸易商“囤粮待涨”;而伴随着各路资金涌入,加杠杆也成为他们共同的选择。

  某期货公司一位资深人士告诉记者,贸易商加杠杆囤粮通常有两种方式:一是通过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融资;二是通过第三方“金主”配资。前者通常需要有信用资质和抵押质押,后者是过去几年发展起来的主流模式。

  一般来说,贸易商需要投入10%~20%的保证金,“金主”提供80%~90%的配资。粮食贸易商通过加杠杆融入资金,自行收购或委托金主收购,提前锁定粮食存入粮库中,约定某个时间节点,按当时的粮价出售,扣除资金成本和其他费用后,即为自身利润。

  据前述玉米贸易商介绍,囤粮的期限由贸易商决定,通常是5到10个月时间。但原则上“金主”会要求贸易商在每年9月1日前必须清库,不能留到新一季玉米收割时。从购入粮食到约定销售的周期内,囤粮的成本主要包括两方面:一是资金的利息;二是粮食的库存、管理及交易费用等。“每吨粮食一个月的综合成本是25~30元,根据资金方不同有所差异,但很少有低于或高于这个区间的。”

  事实上,在这个囤粮的资本游戏当中,提供大头资金的“金主”,风险相对最小。一方面,“金主”稳赚4%~5%的资金利息差,资金成本可能只有4%~5%,以8%~10%的价格贷给贸易商。另一方面,“金主”实际控制着粮食,通常会要求粮食存入指定仓库或派来驻库人员进行监管,这样一来不仅有随时处置这批次粮食的权利,还会有一笔可观的储粮收入。

  而贸易商要想在这个囤粮的资本游戏中赚到钱,只能寄希望于粮价上涨。一旦粮价下行跌破成本线,面临将要爆仓的情况时,贸易商要么追加保证金,等待粮价上涨再出售;要么就面临被降价处理的“割肉”局面。

  据媒体报道,2020年,东北粮食贸易商张铁岭大举囤粮,利用托盘资金,以加杠杆的方式囤进了10万吨级玉米。短短数月间,赚取毛利润7000万~8000万元,扣除资金、仓储等成本后,净利润达5000万~6000万元。

  这并非个例。受益于玉米价格的疯狂上涨,“收到粮食,即是赚到”。这一期间,玉米价格从2020年年初最低时每吨1700~1800元,涨到了3000元,2021年1月更是站上了3100元的历史高位。

  2021年2~3月期间,玉米价格小幅回落。去年尝到过甜头的“张铁岭们”,继续押注玉米价格上涨,又大量囤起了玉米。结果从2021年3月到9月中旬,玉米价格震荡下行持续半年多,让贸易商们措手不及,损失惨重,甚至破产。

  资金炒作逻辑

  “2020年,玉米进入一个比较强的炒作氛围中,除了供需基本面之外,期货市场和现货市场上,资金的推动力都是非常强的。”广发期货农产品研究员朱迪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进一步表示,现货市场中,很多第三方资金参与进来,比如产业链的一些头部企业给中下游贸易商做融资。期货盘面上,除了这类产业企业资金外,市场投机资金也参与其中,因此资金炒作的情绪表现较强。

  某期货公司农产品分析师表示:“市场上提供资金的很多,有银行、信托、期货公司等,也有民营企业、私营老板、国有企业等。”

  多位采访对象表示,第三方资金配资模式中的“金主”,通常是产业链中的大型国企。有受访对象对记者指出:“无论是直接在现货市场中囤粮做库存,还是在期货市场买进玉米期货合约多单,企业都要面临价格下跌的风险【顺盈注册地址】。而在这个业务中,资金方追求稳定的固定收益,对市场不判断涨跌,也基本不承担风险。”

  上述期货资深人士表示:“这类国企自身也做贸易,但风险还是蛮大的。有企业在2019年收购的量较大,最后也亏了。做这个(配资)模式,相当于不拿这么多钱去赌行情,而是把从银行借到的钱拿去赚取利息差。假设企业从银行贷了400亿元,利息差是5%,就能赚到20个亿,这是相对安全的,大家愿意做这个事情。但如果400亿元全部拿来囤粮,则要去承担市场行情判断和价格涨跌的风险。”

  “贸易商加杠杆囤粮的逻辑,在于大家都看涨,都赌玉米价格会上涨。”记者了解到,玉米这一波上涨行情从2016年底开始启动,产需缺口是玉米价格上涨的主要驱动因素,也给资本的炒作提供了基本面支撑。

  多头败退

  玉米价格的涨跌,既是因,又是果。

  2020年年初至2021年年初,玉米价格上涨近70%。由于“囤粮待涨”,很多新粮收下来或者临储粮拍卖之后,进入到贸易商的库存环节,却没有真的流入到终端,因此把玉米价格抬得越来越高。

  不过,国家政策打压炒作的力度也开始释放出来。2021年5月底,国家发改委出台了《关于“十四五”时期深化价格机制改革行动方案的通知》,要求做好铁矿石、铜、玉米等大宗商品价格异动应对,及时提出综合调控措施建议,强化市场预期管理。

  与此同时,2020年年底至2021年上半年,国家通过拍卖临储库存的形式,向市场投入接近5000万吨小麦,“很大程度上填补了玉米的缺口,玉米饲料从之前占比六成左右降到百分之十几。”此外,从2020年四季度开始,中国企业开始有意识地大量进口玉米及高粱、大麦、木薯干等玉米替代品,以平抑玉米价格上涨之势。

  一系列政策组合拳之下,2021年内,玉米价格走势呈现“前高后低”。贸易商的建仓成本越来越高,尤其到了2021年三四月份,很多贸易商的成本达2700元/吨。但是,今年的玉米价格并未出现类似于去年的“疯狂”上涨态势。3~9月,玉米价格震荡下行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玉米价格开始下跌之初,尽管贸易商已经承压,但大多数并没有快速出粮。朱迪分析表示:“以往每年四五月份进行临储拍卖时,下游的深加工企业或饲料厂就会备非常多的临储玉米库存。从贸易商这端来看,他们判断今年没有临储库存玉米,等于说玉米现货量都在自己手里,市场要备库存就要通过贸易商采购。但是,前期贸易商‘囤粮’的同时,深加工企业也备有较多库存了,而饲料厂则将玉米需求替换成小麦,因此玉米的需求端大幅下滑,整个市场的缺口快速缩量。可见贸易商对整个市场的供需格局并没有很准确把握。”

  在炒作氛围越来越浓,玉米价格出现下行势头的情况下,“金主”风控也更加严格,提供托盘资金的意愿有所下降。

  7~8月,市场上出现触发强平线后的大量抛货,玉米价格暴跌使得“囤粮客”不得不“割肉”,部分贸易商巨亏甚至破产,惨遭市场淘汰。

  朱迪告诉记者:“到了2021年9月,很多第三方资金真的到头必须得还了,也要开始卖玉米收新粮,就出现了贸易商资金出逃的情况。这些因素叠加影响下,2021年9月,玉米出现见底行情。”

  “由于今年亏损比较严重,现在中小贸易商收粮相对比较谨慎。”上述玉米贸易商告诉记者:“目前【顺盈开户】观望的心态比较重,宁可错过,也不愿意再做。去年大家相对比较激进,然后今年又亏了很多的钱,所以好多人资金上没有那么充裕。”

辽宁大连市发布新增3例本土确诊病例行程轨迹

顺盈注册_

  11月27日大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总指挥部发布, 11月26日0时至24时,大连市社会面已连续8天无新增病例;另新增3例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,系在集中隔离场所的隔离人员中发现。

  现将确诊病例主要行程轨迹发布如下:【顺盈代理开户】

  确诊病例305:无业,居住地为沙河口区马栏街道西甸街16号。11月19日作为密切接触者被转运至集中隔离场所,隔离期间核酸检测均为阴性。11月26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随即转入省新冠肺炎集中救治大连中心隔离治疗,经省专家组会诊为确诊病例(轻型)。

  确诊病例306:甘井子区某小学学生,居住地为甘井子区中华路街道兴利社区华锦名苑小区。11月19日作为密切接触者被转运至集中隔离场所,隔离期间核酸检测均为阴性。11月26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随即转入省新冠肺炎集中救治大连中心隔离治疗,经省专家组会诊为确诊病例(普通型)。

  确诊病例307:庄河市某公司员工,居住在单位宿舍。11月13日作为密切接触者被转运至集中【顺盈平台】隔离场所,隔离期间核酸检测均为阴性。11月26日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,随即转入省新冠肺炎集中救治大连中心隔离治疗,经省专家组会诊为确诊病例(轻型)。

  (总台记者 黄璐 贾铁生 李新峰 王晓亮 王冠 苏泽丰)

点击进入专题: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辽宁再现本土疫情

检察机关依法分别对肖玉海、王金鼎提起公诉

  青海检察机关依法对肖玉海涉嫌受贿、挪用公款、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案提起公诉【顺盈注册开户】

  近日,青海省人大常委会原委员肖玉海(正厅级)涉嫌受贿罪、挪用公款罪、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一案,经青海省人民检察院交办,由西宁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,依法告知了被告人肖玉海享有的诉讼权利,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,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。西宁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:被告人肖玉海在担任青海省信用担保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期间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,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;身为国家工作人员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个人决定以单位名义将公款供其【顺盈用户注册】他单位进行营利活动,谋取个人利益,情节严重;作为国有公司主要负责人,滥用职权致使国家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,依法应当以受贿罪、挪用公款罪、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 

  辽宁检察机关依法对王金鼎涉嫌受贿案提起公诉

  日前,辽宁省交通运输事业发展中心原主任王金鼎(副厅级)涉嫌受贿罪一案,由辽宁省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,经辽宁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,由大连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。

 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,依法告知了被告人王金鼎享有的诉讼权利,并依法讯问了被告人,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。大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:2009年至2021年,被告人王金鼎利用担任辽宁省交通工程质量与安全监督局局长、辽宁省铁路建设管理办公室副主任、辽宁省铁路建设管理办公室主任、辽宁省交通厅公路管理局局长、辽宁省交通运输事业发展中心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以及职权、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,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,为他人在企业经营、职务调整等方面提供帮助,非法收受他人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,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

辽宁发布10月8日电力缺口橙色预警

顺盈注册_

  10月7日【顺盈平台】电 据辽宁省工信厅网站7日消息,根据电力供需平衡预测,10月8日辽宁省最大电力缺口为462万千瓦,依据国家发改委《有序用电管理办法》,为严重缺电II级橙【顺盈会员开户】色预警。

  辽宁省工信厅表示,决定10月8日0:00-5:00限制电力97万千瓦,5:00-8:00限制电力395万千瓦,8:00-11:00限制电力275万千瓦,11:00-15:00限制电力210万千瓦,15:00-21:00限制电力462万千瓦,21:00-22:00限制电力222万千瓦,22:00-24:00限制电力274万千瓦。(APP)

点击进入专题:“双控”限电潮来袭